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苏州谈故宫文物南迁

  29日,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祝勇现身在苏州举行的江苏书展现场,以“国家宝藏的前世今生”为主题,与公众分享了自己在故宫博物院的所见所闻。

  2020年就是故宫建成600周年。对于已经“进宫”十余年的祝勇来说,在故宫的每一天都是温“故”而知新,总能有一些新发现。他说:“虽然大家经常谈论故宫,但大家对故宫并不了解。拿经常被比较的台北故宫来说,台北故宫的文物总量其实不到北京故宫文物的一个零头。和一般的博物馆不同,北京故宫的文物呈现倒三角结构,顶级文物占绝大多数,文物品级不在台北故宫之下。现在大家看到北京故宫展出的文物其实只有藏品总量的0.6%。”

  近年来,公众对于故宫文物南迁事件议论颇多。在祝勇看来,故宫文物南迁“是古今中外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文物大迁徙”。1932年,随着日军加紧侵略华北,北京城中渐渐弥漫起了硝烟。当年2月,故宫博物院几经犹豫后,开始陆续将文物迁往南京。

  “南迁的过程非常曲折。大家到了南京才发现,当地根本没有合适的地方来存放文物。《四库全书》《韩熙载夜宴图》等贵重文物在浦口火车站的车厢里一放就是40多天。”最终,故宫博物院的老前辈硬着头皮找到了当时代理行政院长一职的宋子文。宋子文即刻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在南京修建存放文物的永久库房。完成前,文物暂时存放于上海外国洋行的地下金库。

  1936年底,南京的库房建造完成,1937年初南迁文物正式装入库房。但天不遂人愿,当年7月,日军开始全面侵华。年底,南京告急,故宫文物再次开始了“逃亡”之路。

  祝勇介绍,文物迁出南京时,恰逢长江枯水期,能行驶的船舶不多。外国航运公司知道运送的是中国国宝,害怕引来日军轰炸也不敢接手。加上南京的政府、机构等的迁出,场面一片混乱。“但老前辈们还是赶在日军进城前,把大部分文物运出了南京,总共一万多箱分三路向西部转移。虽然大家都是文化人,但在国家危亡之际,我们也有自己的血性。”

  据祝勇透露,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正考虑拍摄一部详细反映故宫文物南迁的纪录片,让公众准确了解事件的经过。也在故宫600岁生日之际,告慰曾经为了保护它而奋斗的先辈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aoluezixun.com/baomacaipiaopingtaidengluye/2019/0824/9.html